內容來自台北松山房貸hexun新聞

小額信貸銀行利率比較信貸年息工業通縮加劇

【證券市場周刊】(本刊記者 劉林)整體經濟繼續延續一季度疲弱態勢,工業環比負增長,而且工業品出廠價格(PPI)連續14個月負增長,工業通縮形勢在加劇,這可能導致未來總需求進一步下滑。4月份整體固定資產投資增速繼續向下,房地產投資的回升並不足以彌補制造業投資和基建投資的回落。消費被收入增長放緩所拖累,主要消費大類增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出口的回升雖然遠超2012年同期,卻無法從別國數據中獲得印證,而大量虛假貿易的曝光進一步確認瞭出口的虛增。全球各國央行5月份以來紛紛降息,表明全球經濟可能再度放緩,中國政策是否會跟風?由於中國CPI仍在溫和上升,正在加劇的工業通縮可能被忽視。央行仍在擔心CPI的通脹壓力,貨幣政策因此可能出現偏差。在流動性已經較為寬松的條件下,總量刺激並沒有多大的空間,關鍵是如何在結構上盤活現有的政策。經濟繼續向下4月經濟再次弱於預期,不僅沒有出現市場預計的旺季回升,反而比3月更差,二季度中國經濟增長可能繼續向下。“經濟總體偏弱,如果工業繼續維持目前的疲軟狀態,二季度GDP增長可能繼續下跌至7.5%左右。”中信證券(600030,股吧)首席經濟學傢諸建芳表示,“目前來看,5月份工業可能會回落至9.1%左右。”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繼續回落,4月累計同比增速較3月份回落0.3個百分點。雖然流動性推高瞭房地產投資增速,但沒能抵消基建投資和制造業投資的回落。基建投資從3月26.9%的增長回落至21.7%,而房地產開發投資同比增速則由3月的17.6%升至23.2%,制造業投資繼續下降至17.9%。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速雖較上月回升0.2個百分點,主要是黃金和汽車消費推升的,其他主要消費大類的同比增速都在下降。“三駕馬車”中,隻有出口同比增速高於預期,卻也因為“水分”而備受質疑。4月份,更能真實反映出口狀況的工業企業出口交貨值進一步下降至3.1%,低於2012年同期的6.1%。4月份,工業增加值同比增速上升0.4個百分點至9.3%,看似有所好轉,“但其實是數據因素導致的”,宏源證券(000562,股吧)固定收益總部首席分析師范為(博客,微博)指出,“2013年4月比2012年4月多瞭兩個工作日”。此外,較低的基數在一定程度上也推升瞭4月工業同比增速。工業用電量出現負增長進一步證實瞭工業生產的疲弱。盡管工業用電量同比增速上升4.4個百分點,但是按照平均每個工作日的用電量計算,工業日均用電量同比下降2.4%。工業通縮與工業走弱一致的是,4月PPI降幅擴大至2.6%,連續14個月負增長,時間跨度已經超過瞭2009年金融危機時期的12個月負增長。“從生產者價格的走勢看,中國經濟已經進入通貨緊縮區間,而且程度在加深。”北京聯辦旗星風險管理顧問公司首席經濟學傢任若恩表示,“這一趨勢傳導到CPI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雖然4月份CPI有所回升,但主要是天氣原因推升瞭食品中的蔬菜價格,如果剔除鮮菜價格影響,CPI環比是負增長。任若恩指出,4月份的CPI呈現瞭一定價格上升的特征,掩蓋瞭總需求影響的價格水平已經下降的本質。不過,從一季度央行的《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看,央行仍在警惕CPI的通脹壓力,“對下一階段的物價形勢還不可盲目樂觀,要註意預先防范通脹風險,前瞻性引導、穩定好通脹預期。”一直以來,緊盯CPI的貨幣政策就頗受詬病,在CPI中占比超三成的食品,往往很容易受到供給面因素幹擾,而面向總需求的貨幣政策對此做出反應,不僅效果不佳,還會導致政策波動加大。“當前更值得擔憂的是工業品通縮,而非消費品通脹。”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傢彭文生表示,“工業品價格的通縮,將導致企業庫存投資疲弱,可能形成總需求進一步下滑的惡性循環。”目前,通縮的影響已經顯現。工業品價格的負增長,壓縮瞭企業盈利,不僅抑制瞭企業投資,還降低財政和居民收入增速,總需求因此減弱。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速已經跳降,並影響到消費總水平的臺階式下降。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為9.3%,較上年末下降3.3個百分點;農村居民人均現金收入實際累計同比增速為9.3%,較上年末下降3個百分點。前四個月財政收入增長6.7%,增幅同比回落5.8%個百分點。中央財政負增長;地方財政增速雖還維持在13.9%,但主要是因為一季度房地產市場成交額大幅增加,帶動相關地方稅收增加。盤活政策按照傳統思路,價格通縮,應該通過增加貨幣供應量來刺激總需求,但目前的整體流動性已經較為寬松。當前貨幣政策需要做的,可能並不是總量的放松,而是結構性調整,降低存量政策的幹預程度,理順金融機構的行為,讓實體經濟能夠以較低的成本獲得需要的資金量。4月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高達16.1%,是2011年4月以來的最高值。若以社會融資總量與當季GDP做比,可以發現,2013年一季度的寬松度與2010年相媲美。M2與工業增加值之間在趨勢上較強的一致性關系也不復存在,特別是2012年12月以來,二者明顯背離,流動性的寬裕並沒有換來實體經濟的增長。除用於利息支付外,這些流動性或投入到房地產行業或在金融領域裡空轉。一位基層信貸經理告訴記者,企業傢們明顯對房地產項目更感興趣,尤其是大企業,“老板們都說,實業太難做啦,操心而且不來錢。”即便是國企利用先天優勢獲得利率下浮的貸款,往往也會通過信托等方式投入到能獲得更高利潤並承受較高成本的房地產行業中。上述資金使用的結構性問題,主要原因還在於較高的資金成本。一方面,20%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不僅扭曲瞭銀行行為,也加大瞭銀行的資金成本,被鎖定的兩成資金,隻能獲得1.62%的利率,僅是SHIBOR一個月品種的一半。另一方面,銀行資金來源的成本非但沒有因為降息而下降,反倒有所上升。2012年的兩次降息,其實質效果與一次相當,目前,銀行普遍在3%的基準上浮動25或30個基點,實際利率水平與2011年7月之前的緊縮期相當。同時,銀行的活期存款客戶也更多地轉向理財產品,而理財產品收益率往往在4%以上,遠遠高於幾乎為零的活期利率。在資金成本高企的同時,銀行為贏得國企等大客戶,往往會下浮貸款利率至5%。由此,銀行為降低息差收窄對利潤的影響,尋求更高收益的渠道,這些資金或者流向債券市場或者通過信托產品流向房地產企業。與此同時,獲得銀行低成本貸款的企業,特別是工業企業,又因為實體領域利潤微薄,更願意通過金融投資直接套利。資金在金融市場的空轉也推升瞭虛擬經濟的規模,不僅放大瞭流動性規模,還增加瞭系統性風險。央行或者可以打破成例,在控制流動性總量的同時,考慮兩條腿走路:在降息和降準的同時推動利率市場化,通過減少對金融機構行為的扭曲達到降低實際利率的目的。此外,財政政策雖然受限於財政收入大幅放緩無法從需求面上給予更多刺激,但卻能在供給面上通過降低門檻、減輕稅負等手段吸引資金推動創新與創業,由此避免過剩產能重啟擴張,也可消耗既有產能。var page_navigation = document.getElementById('page_navigation');if(page_navigation){ var nav_links = page_navigation.getElementsByTagName('a'); var nav_length = nav_links.length;//正文頁導航加突發新聞 if(nav_length == 2){ var emergency = document.createElement('div');emergency.style.position = 'relative';emergency.innerHTML = '

新聞來源http://news.hexun.com/2013-05-20/154301177.html

    全站熱搜

    lenaarms2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